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精神病院与现实世界 > 第51章 现实世界26
    莫崎看见诺诺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诺诺原来希冀的气愤与失望,在莫崎的脸上看不见分毫。YǐъāиZΗυ点忼母而我也原以为,莫崎应该会把诺诺赶走的。

    可是莫崎只是淡淡的顺应着诺诺,看着诺诺递过来的百合枸杞粥和芹菜咸菜,沉默许久之后,乖乖地开始吃了起来。

    诺诺在一阵诧异之后得意地笑笑,转头看向我,摆摆手说“齐茉,你是不是也没有吃早饭,要不你也来吃点?”

    “我不要。”我苦着一张脸,转身走到窗口处站着。双腿游动的时候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转头警惕地看了眼莫崎和诺诺,匆匆把腰上口袋里面的夹子给拿出来偷偷抱在手里。

    透着面前的玻璃窗,我本来以为我是在看着窗外的风景的,可是不知不觉地,我看着看着,便把那玻璃窗当成了镜子,看向了坐在病床上的莫崎和诺诺。

    莫崎看起来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而且诺诺递给他的粥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喝了几口,然后就又开始啃医院的干馒头。

    诺诺望着莫崎,许久,终于又伸过去握住了莫崎空着的一只手,语气里面充满柔情“莫崎,你还是爱着我的对吗?不然的话,昨天你不会那么生气的。”

    莫崎的声音淡淡地,好像被一团云笼罩“也没有很生气。”

    诺诺轻笑“你不要嘴硬了,丹尼尔说你和他已经决裂了,你为了我失去了你唯一的好朋友,这就证明,不管你现在做的什么,你心里面,还是爱着我的。莫崎,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很奇怪,诺诺不知道我是个精神病,那么她是怎么有勇气在我的面前对我的莫崎说出这样一番话的?

    莫崎把手抽出,貌似是幽幽地望了我一眼,又对诺诺说“我当时确实很生气,可是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我不想要再谈,从今以后,你和丹尼尔,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莫崎···”诺诺哀怨地唤了一声,眼泪便顺着眼眶流了出来“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莫崎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真的就这么忍心?我这次回国,已经想的很清楚,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我说什么都不会了,除非你真的就那么绝情,一眼都不想看我。”

    “诺诺···”莫崎犹豫着。对的,他一脸为难,但是确实是在犹豫。他没有马上拒绝,而是在犹豫。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在考虑,他如果真的和诺诺在一起,那么我怎么办?我从精神病院出来,只有莫崎一个人?如果诺诺把莫崎抢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还要像个傻子一样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吗?他们都不在乎我,莫崎以为我是个什么都听不懂的精神病,诺诺根本就是在嚣张的无视我。我该怎么才能让他们意识到我的存在,我该怎么办?

    我的手里面有一把铁夹子。

    当初地下图书馆在汪教授离开之后,被韩医生塞进很多变态的书籍,除了那些关于自杀的,还有不少关于杀人的。也不知道那些书韩医生是从哪里搞来的,反正它们就是理所应当地呆在那里。

    我记得那里当时有一本教授人们如何杀人的书,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一句话‘只要是尖锐的物体,专心致志毫不留情地捅下去,都可以捅穿脆弱的人皮。’

    我的脑袋里面突然就这么蹦出这样一句话,轻而易举地动了杀心。我握着手里面的夹子,相信自己只要转身,举起夹子往诺诺的身上狠狠一捅,就可以和莫崎永远在一起。

    但是基于我之前对于现实世界法律法规的学习,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是犯法的。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母亲是精神病,我的父亲是杀人狂,我杀人,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们不都是这么想的吗?不管是那个来偷偷采访我的女记者,审问我的警察,还是莫崎,他们从来都是那么想的!

    于是我抬头,看见诺诺一脸动情地靠近莫崎,张口又开始对莫崎哀求“莫崎,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就在这时,我握紧了手里的夹子。

    我转身,迅速地跑到诺诺的面前,抬手就把夹子往诺诺的身上捅去。诺诺敏锐地躲到一边,一脸惶恐地望着我。

    我手里的夹子嵌进面前的棉被里面,往上一拽,棉絮便洒满了整个病床。莫崎同样是对于我的行为吃了一惊,错愕之余,还是不忘了张口阻拦我“齐茉,你在做什么?住手!”

    我顿了一下,转身看着一脸气愤的莫崎,毫不留情地又举起夹子往诺诺的身上捅去,诺诺惊慌失措地尖叫着,不多时便引来了门外的护士。

    护士把诺诺保护在身后,严肃并赋予威慑力的问我“怎么回事啊?这里是医院!你们懂不懂安静?别的病人还在休息呢!”

    出于对护士这种身份的本能恐惧,我把手里的夹子收到了身后,一脸抱歉地退后。

    诺诺见状,立马揪着护士的衣服说“护士小姐,你快报警,她要杀了我,她刚刚想要杀我,她的手里现在还有凶器呢!”

    “什么?”护士瞪了瞪眼睛,转而看向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莫崎问“是这样吗?到底怎么回事?”

    莫崎抬起头,低头看了看面前飞舞的棉絮,定定地和护士解释“没什么事情的,我们闹着玩,被子不小心被扯坏了。她们两个吵了几句嘴罢了,都是我的错,刚刚吵起来的时候我就该劝的。”

    话音一落,我和诺诺都被吓到了。

    我一向以为,莫崎是个不会撒谎的人。

    护士叮嘱了几句之后离开,整个病房里面又剩下我们三个人。我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不远处的诺诺,歪着脑袋,整个人衬着一种摇摇欲坠的脆弱。

    过了不久,莫崎终于又开口“诺诺,你走吧。”

    话一出,诺诺终究忍不住嚎啕了起来。她抹着脸上不断汇聚起来的泪滴,指着莫崎难以抑制地喊着“莫崎,你就真的这么对我?你都看见了,这个疯女人刚刚要杀我,你就帮着她,你就那么喜欢她吗?她算什么?她算什么啊?”

    “她是我最爱的人。”莫崎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抬头坚定地望着诺诺“诺诺,我们之间真的结束了,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为了任何人,和齐茉分开的。我现在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诺诺终于被莫崎绝情的话弄得崩溃,她转头看向我,眉眼里面充斥着食人花般的妒恨与恶毒“好,我走,但是莫崎你不要忘了,你今天对我做的一切。我一定要加倍地偿还给你,让你痛苦。”诺诺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我清楚地记得,她的那些话,都是对着我说的。

    之后病房里面归于一段长久的寂静,我站在原地,低头望着自己手里面的‘凶器’。

    那个夹子确实是个很好玩的东西,只要轻轻地一扳,它就会像个大嘴巴一样一张一合的。我把玩着手里面的夹子,不多时,便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莫崎望着我,终于忍住气焰对着我温柔招手“齐茉,过来坐下。”

    我抱着手里面的夹子走到莫崎的身边,低头坐在那个被我戳破的棉被上面。

    莫崎歪了歪头,审视我良久,耐心地问“你为什么要伤害诺诺?”

    原因很简单的,因为诺诺想要把莫崎从我的身边夺走,或者把我从莫崎的世界赶走。她要让我离开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莫崎,而我不想要离开莫崎,因为我爱莫崎。这么简单的理由,只要三个字就可以回答他,并且给予他一个完满的回音,可是···我就是说不出来。

    我记得,最后我说的是“因为我是杀人狂的孩子。”

    “什么?”莫崎皱眉,满脸的错愕讶异。

    “我的父亲是路遥,他喜欢杀人,他们说我的身上有路遥的暴力基因,我只要不开心,就会想要杀人,每次都会,只是这次没有忍住罢了。”我失落地说着,最后还极其煽情地叹了一口气。

    莫崎摇摇头,又继续追问“为什么?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是谁说的?是谁告诉你,你的父亲是路遥的?”

    “全世界都在说,我从小就知道。而且你,丹尼尔,你们不都是,把我当成一个精神病吗?”我轻飘飘地说着,好像说的,根本不是我一向觉得无比疲惫的身世。

    莫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在呆滞地望了我许久之后,他把我拉到了他的怀里。我的脑袋靠在他插着各种药用贴片的胸膛上,似乎都能够听见他心脏深处微弱的跳动。

    他深吸一口气,低头对我淡淡地说“齐茉,你错了,你不是杀人狂的孩子,你也不是精神病的孩子,你跟路遥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的父亲是汪启辰,我的养父。你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稀有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