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极品奶爸 > 第0094章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最后从废墟堆里钻出来的是一个娇小的身影,只能从她凹凸别致的身材中判断出她是一个女人,至于姿色如何是完全看不到的,她周身上下都已经被灰尘扑的看不到本来的颜色了。最好看的小説站YīBànZΗù嚸抗母

    不过大家却也不用扒开她身上的灰尘再去辨别她的姿色如何,整个三佛镇派出所就只有一个女警察,那就是所长钟念之。作为整个天南市警队系统里最有名的警花,钟头儿的绝色早已经铭刻在广大警队同时心头了。

    “你们两个王八蛋,不把老娘的房子给修好,老娘就拆了你们家的祖坟。”钟念之暴跳如雷,指着两个莽汉破口大骂,满身的灰尘随着她的身体四散飞逸,以她为中心就又出现一个烟雾圈。

    两个莽汉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本来就落到他们身上的灰尘就好像遇到天敌一样,从他们身边飘了过去。

    这一手再次令得派出所的同事心头震惊,震怒的钟念之却没有那么多顾忌,轮番儿指着两个莽汉喝骂不止。

    只可惜她的喝骂明显对于两个莽汉没有任何杀伤力,只见他俩若无其事地瞥了众人一眼,然后就朝北边的小楼里走去。

    这举动吓得那些警察心惊胆战,饶是心里害怕这两个莽汉强悍的身手,还是艰难地挪动脚步挡在了他们前面。开玩笑么,整个派出所一共就四栋小楼,这还得算上只有两间房子的食堂,最好的一栋已经被毁了,要是其他的也被毁了,三佛镇派出所就将成为整个警队系统的大笑话,就算上头不怪罪,他们自己都得臊死。

    钟念之也赶紧追过去,“你们两个王八蛋,要是再敢毁了这两栋楼,老娘就算打不过你们,也跟你们拼命。”

    “你的命才值几个钱?”其中一个莽汉终于说话了,瓮声瓮气的,神情里没有什么倨傲,但是说出来的话很容易就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还有三天时间,你们要是再找不到残害如花的凶手,到时候不止拆了你们的楼,我连你们的骨头都一起拆了。”

    谁也不怀疑这个莽汉这话的可信度,就连钟念之,这时候也情不自禁地愣了一下,被莽汉无形中流露出来的威压怔住了,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钟念之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这样做,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作为三佛镇派出所的所长,被两个凶徒全面压制,对于心高气傲的她来讲,就是奇耻大辱。

    奈何从上头得不到丝毫助力,在武力方面又全面被两个莽汉压制,钟念之心头恨的再厉害,实际上也徒劳无力,也就口头上讨点优势罢了。

    面对钟念之的指责,两个莽汉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先前说话的那个甚至轻篾地笑了一下。两人旁若无人地往北楼走去,所有警察全都是一脸哀然。

    就在大家被动地等待厄运再次降临的时候,奇迹却出现了。

    只见已经走到台阶口的两个莽汉忽然间停住脚步,好像突然感应到什么一样,两个人彼此对望一眼,两人同时拔地而起,直接越过派出所三米高的围墙,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望着两个人离去的方向,所有人都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一跃三米高,看起来还丝毫不费力的样子,这还是人吗?

    杨林目瞪口呆地望着两个莽汉离去的背影,心里想起了之前在厨房里黄斌说的话,他心头震惊无比,有心再找黄斌问问清楚,可看着院里的狼藉,硬生生把这些好奇咽回了肚子里。

    “终于把这两尊瘟神送走了,都别愣着了,赶紧收拾收拾。”所里年纪最大的宋贵平最先开口说话,他也是三佛叠土生土长的人,在三佛叠做了几十年警察,当年三佛叠只有两个警察的时候他就是其中之一,老好人一个。

    其他警察纷纷行动起来,唯独钟念之依旧一脸愁容地站在原地,也没有人敢去打扰她,这个所长年龄虽然小,火爆脾气和能力却都是有目共睹的,在三佛镇两年时间,硬生生将一个乱糟糟的小镇治理的路不拾遗,以往三佛镇的所长从来没有谁办到过。

    大家心里也清楚,依着那两个莽汉蛮不讲理的做派,走也不过是一时之事罢了,要不了多久铁定得回来。想到那两个家伙的难缠,大家心头也都沉重了起来。

    杨林是从市里跟钟念之一起过来的,两人在警校里就是同学,所以关系近很多,别人都不敢在这时候打扰钟念之,所以就把他推了出来。

    “钟头儿,一身都是灰,先去换身衣服吧。”杨林在警校里就不是特别出色的学生,属于被欺负的那种对象,从那时候起,他就是钟念之屁股后面的小混混。

    钟念之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尘,绝色的脸庞露出轮廓,“让大家都先别收拾了,到会议室先说点事。”

    杨林愣了一下,一脸苦色地看着西边的断瓦颓垣,道:“钟头,哪还有什么会议室,全被那两个王八蛋糟蹋了。”

    钟念之恨恨地道:“没会议室不会去北边的楼啊?这点事还用得着老娘教你?”

    杨林嘿嘿一笑,转身就招呼人去了。派出所一共四栋楼,西边的小楼是最宽敞的,除开之外,北边和东边的楼都是办公室和宿舍楼,要找出一间能坐下所有人的房间真不那么容易,大家索性就站在院子中央等候钟头的指示。

    “那两个王八蛋指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回来的。”钟念之说道。

    大家心说,这还用你说嘛,谁心里都清楚,问题是回来之后该怎么应对。

    钟念之没有注意到大家怪异的神情,继续说道:“咱们代表的是国家法律,绝对不能容忍两个为非作歹的歹徒在咱们这里耀武扬威,要想办法给他们一些颜色……”

    所有人都有心无力地看着钟念之,动了枪都没将人拿下,还怎么给人家颜色瞧瞧?

    不过看钟头儿兴致高昂,大家也不忍打扰她,由着她兴致勃勃地在那里自我催眠,反正大家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听听也就算了。省厅都不管的事,小小派出所能干什么?

    自专案组一去不返之后,稍有点经验的人心里都已经看明白了,那两个莽汉就是不能招惹的人。反正省厅已经直接拨了巨额款项,用以安抚四名死者家属,那就按照省厅的意思办呗。

    至于那两个莽汉所代表的势力,管他死的究竟是蛇还是神兽,他们那么神通广大都找不到罪魁祸首,小小派出所当然也无能为力,就拖呗,拖一天就是一天,不信他们还能一辈子跟派出所耗着。

    钟念之在台阶上讲的激情四射,底下的人心头一点儿也没有受到触动,一个是火,一个是冰,根本就融不到一起来。

    就在大家不知道这种尴尬要持续到多久的时候,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好像地震来了一般,整个三佛镇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声音是从北面传来的,那里是三佛叠所在,短暂地愣了一下之后,所有人脸色为之一变,全都想到了一处,钟念之一声令下,大家赶忙冲出派出所,直奔三佛叠而去。

    ……

    时间回到半小时以前。

    冷牧和何佩佩一前一后漫步走在三佛叠的小路上,经过了梵音的淬洗,何佩佩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走出十多分钟以后,她终于小跑着追上冷牧,与他肩并肩地走在了一起。

    常年进山掘药,何佩佩虽然不是武者,但是身体素质比起一般男人都不差,即便是越往前的山路越陡越险,她也是一脸轻松,丝毫不落在冷牧之后。

    起初两人心里还没有什么,但是走着走着,何佩佩就有些较劲了,不由加快了脚步,想把冷牧摔在身后。

    看到何佩佩的小动作,冷牧只在心里微微地笑了笑,有兴致和自己较劲,那就证明她心中的伤悲着实减轻了不少。

    将何佩佩带到三佛叠就是为了疏解她心中的不快,冷牧当然不会介意她的小动作,反而很配合地也加快了脚步。

    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暗中较劲,好似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越攀越高。实际上他们心里都清楚走出的每一步,只不过一个人心里想着较劲,另一个想着配合,谁也不愿意率先提出来罢了。

    两人终于爬到了三佛叠半山腰,再往上爬过两个弯道,就到达之前他们找到何首乌母株的地方了。

    冷牧在一块大青石前面停了下来,装着气喘吁吁地摇摇头,“不走了,不走了,你赢了。”

    何佩佩不动声色地撇撇嘴,心里却很安慰,她又不是没有见过冷牧爬山,自然知道他不是走不动,就是为了让着自己而已。

    “你为什么要帮我?”何佩佩在大青石上坐下来,转过头直言不讳地问道。

    “啊?”冷牧愣了一下,有些不适应何佩佩的直接。

    “我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何佩佩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冷牧道:“这哪里需要为什么,就是遇上了而已,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鬼话连篇。”何佩佩淡淡地哼一声,兀自扭头看了一阵青葱的大山,转过来认真地道:“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为什么帮我。不过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的好,我是不会喜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