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乱明风云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抚顺之战
    第二天一早,高杰一行人和多洛济**师叔侄俩一起用过早餐,便立即启程,继续赶往赫图阿拉。www.yibanzhu.com%∷八%∷八%∷读%∷书,.≮.※o.而据客栈小二讲,德拉格**师天没亮就匆匆离店而去。

    一路上,高杰想到昨晚骆思恭所分析的复杂局势,心情沉重,对玛拉的调侃戏弄也显得心不在焉,兴趣缺缺。

    中午刚过,他们便达到了抚顺。

    抚顺位于辽东的东部,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也是距离赫图阿拉最近的一座城池。明朝皇帝朱元璋统一天下后,为了加强对东北的统治,在辽东修建了十八座城镇,抚顺就是其中的一个。抚顺的称谓源于朱元璋,抚是“抚绥边疆”,顺是“顺导夷民。”从抚顺这两个字的字面上我们就可分析出这座城镇的作用,即是为了安抚夷民的,朱元璋说的夷民便是女真,即如今的金国。

    抚顺城,对金国和女真人意义重大,满清的历代皇帝经过抚顺,都会留下诗篇,其中嘉庆皇帝的诗作《抚顺城》有云:“征明应运启前麾,天佑皇清时雨师。境逼孤城围劲旅,书持一纸竖降旗。永芳向化遵王道,抚顺安生沐帝慈。德洽群黎拓疆域,我朝自此建鸿基。”诗的大意是:努尔哈赤征明是顺应上天之运,所以上苍为我征明之师洗净尘埃,劲旅将抚顺这样一座孤城紧紧围困,一封劝降信城头便竖起了降旗。守将李永芳归顺,抚顺得以受到先帝慈恩的笼罩。我国的恩德施及抚顺百姓,大金的疆域由此而拓展,一代宏图伟业从此奠基。

    抚顺之战,虽不是金国和大明规模最大、最为激烈的战役,确是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的战役之一。嘉庆那首诗的最后一句:我朝自此建鸿基。反映出抚顺之战在清朝帝王中的重要位置。这次战役意义十分重大,它是努尔哈赤征明的开始,是努尔哈赤开创一代伟业的里程碑。

    如今的抚顺城,面目全非,满目疮痍,放眼望去,到处皆是残垣断壁、荒草枯树,整个城市中除了偶尔有几只黑色的乌鸦在上空盘旋呱噪之外,完全没有一丝生机,更不要说人烟了。

    “当年的抚顺,可不是这样的!”王曦驻马长叹道。

    多洛济**师下马,对着破败无人的空城躬身行了个礼,然后怅然道:“战争,可以毁灭城市,可以抹杀无数生命,太可怕了!”

    高杰问道:“为何抚顺城会变成这个样子?城里的百姓哪去了?难道都被女真部队杀了?他们屠城了?”

    多洛济**师摇头道:“没有!当年抚顺城守备将军李永芳在归降时,提出的条件之一就是不能屠城。大汗答应了他,也履行了诺言,除了将城中依旧率部抵抗的千总王命印、把总王学道及其士兵歼灭之外,八旗部队军纪严明,没有抢掠,没有杀害降民。后来只是将俘获的三十余万人畜全部运回了赫图阿拉。而当时大军在抚顺城也仅仅逗留了五天,大汗便率师凯旋,留下四千人马将抚顺城焚毁。”

    高杰道:“原来如此,没屠城就好!可当时大汗为何要焚毁抚顺,撤退回赫图阿拉呢?”

    王睿此刻正好经过,听了高杰的问话,撇撇嘴道:“为什么?那时候攻占抚顺,野猪皮只是为了抢劫人畜财物罢了,还不敢占据大明的城市!女真人素来就有“抢西边”的习俗,西边者,明朝也,他们几乎每次抢劫后都会满载而归,而抚顺一战,收获更是巨大。那一年,辽东地区发生了罕见的水灾,金国境内犹为严重。百姓饥寒已极,老弱填壑。而当时的抚顺虽有灾情,但商业繁华,积蓄充盈,攻下抚顺可获取大量粮食和其它财物,这是野猪皮用兵抚顺的最直接的原因。”

    多洛济**师饶有兴趣地听着王睿这个商队的“护卫”的高论,眼睛却颇意味深长地望向高杰。

    高杰明白王睿兄弟俩和努尔哈赤有仇,激动之下,在言语中难免会说出一些不该是商队护卫应该说的话,露出些许马脚,自己想拦也拦不住,见多洛济**师望了过来,只好打了个哈哈,岔开这个话题道:“偌大的抚顺,就这般变成了一座死城,着实令人感叹!”

    多洛济**师也悠悠道:“是啊!每次我路过此地,皆会心生感慨,为这座可悲的城市祈福!”

    抚顺之战,对女真人来说,意义重大,创造了许多个第一:

    首先,抚顺之战是金国向大明王朝开的第一枪,在此之前,努尔哈赤一直在韬光养晦,抚顺之战则是他对待明朝策略的分水岭,从此以后他便走上了与明廷公开决裂的道路,由一个大明的臣子,变成了大明的敌人。

    其次,抚顺是努尔哈赤攻下的第一座明朝的城池,虽然进行抢劫后便撤退了,仍然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

    第三,李永芳成为了第一位投降金国的明朝将领,他的投降开创了一个先河,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努尔哈赤对俘获的明朝官兵,仍按明制设置官职,交由李永芳统辖。对李永芳,努尔哈赤给予了极高的礼遇,封之为总兵官,还将自己的亲孙女,莽古尔泰的女儿嫁给了李永芳,李永芳也因此成为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位汉人额驸。

    最后,抚顺之战八旗兵第一次歼灭明军一万多人,辽东总兵张承荫死于阵中,总兵阵亡,是足以令明朝震动的大事,努尔哈赤第一次向明军展示了八旗兵的雄姿。

    多洛济**师十分健谈,在高杰的询问下,将当年抚顺之战的过程也详细述说了一遍。

    努尔哈赤自起兵以后,先是统一了建州女真,接着又灭掉了海西女真中的乌拉、辉发、哈达等部。海西女真只剩下最后一个部落叶赫。这时的建州女真已地阔千里,人口日众。人口的增长必然要需求更大的生存空间。叶赫所居之地土质肥沃,良田千里,努尔哈赤便将叶赫锁定为下一个吞併的目标,而灭掉了叶赫,海西女真便归于一统。至于东海女真由于居住分散,形不成太大的力量。可以说,统一了海西女真后,整个女真也就基本上统一了。

    努尔哈赤在吞併了哈达部后曾两次欲对叶赫用兵,都由于明朝干涉未能实施。明朝的兵部大员们认为,此时的叶赫已成为牵制努尔哈赤的最后一个力量,绝不能再任其吞灭。那样的话辽东重镇开原城就是一座孤城,就成了努尔哈赤的囊中之物。明朝决这能让这些成为现实。因此他们在物资和军事上全力扶持叶赫。叶赫东西二城修得十分坚固,前去增援的明军还配备了火器。加之开原城的明军与之遥相呼应,使得努尔哈赤轻易不敢对其用兵。东进受阻,逼迫努尔哈赤不得不另找出路,加上遭遇重灾,西进攻取抚顺也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努尔哈赤建立金国后的第一年,将原来的四旗扩充为八旗。八旗中的每一旗由二十五个牛录组成,每一牛录三百人,每一旗为七千五百人,八旗就是六万人。而努尔哈赤用来攻打抚顺的兵力约为两万人。

    而当时明在辽东共设有二十五个卫,两个州。每卫五千六百人,卫下设所,每所的一千二百人。当时抚顺是所,隶属于沈阳中卫。有兵力约一千二百人。

    当时叶赫与明军联手,兵力绝不会比努尔哈赤少,叶赫二城的城池坚固,女真人取胜的把握不大,而且攻之将伤亡极大。抚顺城却不然,仅有守军一千二百人,攻之易耳。

    定下抚顺为目标后,努尔哈赤并未因为双方兵力悬殊而掉以轻心,而是在战前作了详尽而周密的准备。他首先发布“七大恨”大造舆论,表明出兵大明的正当理由,激励士气;然后又鼓动蒙古科尔沁等部到抚顺讨赏,以分散抚顺守军的注意力;最后还派出使者赴广宁侦察敌情,窥探守军是否有所准备。

    明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清晨,努尔哈赤焚《七大恨》书祭天,宣布对明用兵,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战役终于拉开了序幕。

    当时,抚顺之东三十余里外还有抚顺关,是明长城重要关口之一,当然是用来屏障女真的。抚顺关内设有马市,供女真和汉民互通有无。刚设时,明朝对马市管理十分严格,但由于努尔哈赤多年来,对明王朝一直十分恭顺,马市交易空前活跃,对马市的管理也就日渐松驰。

    努尔哈赤率军两万,兵分两路,疾行三十里,至古勒山城宿营。次日,又兵分八路进抵斡珲鄂漠城外扎营。继而再兵分两路:一路由左翼四旗兵进取东州、马根丹等抚顺外围;一路由努尔哈赤、皇太极率领右翼四旗兵及八旗护军直扑抚顺城。

    抚顺马市的税收是抚顺明军重要财源之一,城守对此当然十分重视,四月十五日,李永芳大开马市,各地商贾云集,非常热闹。后金将领麻承塔遣兵八百人扮作商人顺利进入抚顺城。受后金兵鼓动而来的蒙古宰赛、暖兔各部亦披甲戴胄,在辽河两岸扎营,且同时入城讨赏。随后又有数十辆装有人参和貂皮的商队跟进。马市顿时沸腾起来。右路军先锋四贝勒皇太极率五千兵马乘乱进入抚顺关,并飞速兵临抚顺城下。努尔哈赤的五千人马亦随后赶到。右路军为一万人,而城中守军一千二百人,双方兵力十分悬殊,后金的兵力是抚顺明军的将近十倍,是必胜之势。

    努尔哈赤并未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派人送给城内的李永芳一封劝降信。李永芳毕竟是朝廷命官,岂肯轻易降金。他看信后,立即身着官服登城观望。他作了两手准备,一方面假言投降,却又暗中命兵丁准备迎战。他大概是想试探一下金兵的战斗力,若打得过,就将其击退之;若打不过,就只好投降了。

    努尔哈赤看透了他的心思,便下令攻城。早已混入城中的“商贾们”听到攻城的喊杀声,便在城中动起手来,城中顿时大乱。而攻城的金兵英勇无比,已登上城头与守城之兵展开了博斗。李永芳,见大势已去,只好开城亲自走出城门投降。但城中的千总王命印,把总王学道等却率部抵抗。努尔哈赤挥师进城,将二人及其抵抗之兵歼灭。抚顺城落到了后金手中。

    进攻东州和马根丹的金国部队相继获胜。东州守将李弘祖战死,士卒被掠二百二十余人,马根丹守备李大成及军民一百六十余人被俘。明军计损失官兵近千人。以三城为中心,波及一百一十五座台、堡,地过百里,金国共俘掠人畜近三十万。抚顺陷落第五天,明总兵张承荫等才率援军万余缓缓而至。明军抵达抚顺城南边墙口外时,蒙古宰赛、暖兔各营仍集扎于辽河西岸;察哈尔丹汗的兵马则由西向东压逼过来,炒花部屯兵镇静堡(今辽宁北镇白厂门附近)外。后金兵云集于抚顺东,与城西相呼应,吓得明军不敢出战,只是分营列队,跟在后金军背后缓缓东向。努尔哈赤获讯,立即令大贝勒代善、四贝勒皇太极乘势拔营回击。时明军分三处据险、掘壕、列火器安营。张承荫企图以三营分进的方式与后金决战。

    四月二十一日,双方激战于抚顺关东边外。金兵冒死陷阵,战不多时即将明军三大营层层围困。明军不能敌,右营游击刘遇节率先逃走,各营相继溃乱。后金兵随后追杀,明军死伤无数。总兵张承荫及副将、参将、游击、千总、把总等官共五十余人阵亡。后金军追杀四十余里,歼明朝援军十之**,获战马九千余匹、盔甲七千余副,其它器械无算。

    至此,抚顺之战方才以女真人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高杰一边听着多洛济**师介绍抚顺之战的过程,一边回头望着在身后渐渐远去的那座破败不堪的死城,眼帘中仿佛看到当年那一战中的杀戮、诡计、背叛和得胜者的高高昂起的头颅。

    在一个小镇休息一晚后,高杰等再次启程,据王曦所说,黄昏之前必会感到赫图阿拉。

    在赫图阿拉以南,有个树林密布的山岗,叫阿布达里岗

    ,而去往赫图阿拉城的官道,正从山岗下穿过。

    他们正在山岗下缓缓骑行,突然发现山岗上树林边站着一个高大健硕的大汉。那人蓬头垢面,衣衫破烂,面无表情地正俯视着他们这一行人。

    在接近阿布达里岗时,高杰就感觉王睿、王曦兄弟俩有些不对劲了,情绪好像渐渐有些失控,而当他们俩看到山岗上那个魁梧的汉子,蓦然一起从马背上纵身而起,飞快向山岗上掠去,目标正是那个形如乞丐般的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