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独家婚宠 > 番外第三百零一章 帮了一个小美人
    沈公主醒来的时候还是在甲板上,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wωW.YǐbánΖhū.com℃八』℃八』℃读』℃书,.■.o↑她动了动,明明记得昨天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司马容把她抱进船舱了……

    “早上太阳好,抱你出来晒晒。”司马容端着个盘子走过来。

    沈公主半眯着眼睛不想动。

    “我喂你吃。”司马容兴致勃勃的坐下,把人抱起来。

    沈公主滚着被单,想穿好衣服却没力气,干脆靠在男人怀里,顺便让司马容又占了几下便宜。

    “吃完再睡一会,精神好点我们再回去。”司马容切了块火腿喂她,见沈公主眯着眼睛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吃下去,心里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于是,日后他又多了一项日常,就是喜欢喂沈公主吃东西……

    “昨天不应该让他们俩不回来的。”沈公子一大早都不知道第几次唠叨了。

    张宓拿着剪刀减掉花的叶子,插进花瓶里:“你现在说有什么用,我相信小容。”

    “你相信他的人品,但是你别忘记他是个男人。”沈公子斜眼看她,“抱着喜欢的女人在船上,孤男寡女的,能忍得住才怪!”

    张宓随时抓起几片叶子丢到他身上:“开了春他们就要结婚了,就算那啥了也没事。”

    “你竟然看着姑娘被叼走?”沈公子怒了,“还没领证呢!”

    “就你家姑娘那德行,真要换个人谁能对她那么好啊!”张宓放下剪刀,“小容那么疼她,我放心。而且,我想让他们俩早点生孩子。”

    沈公子一脸愤愤:“要什么孩子?小熙马上就生了,已经有孩子了!”

    “你啊……”张宓走过来靠着他坐下,“爸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看着没事,可毕竟要八十岁了,身体机能都在老化。”

    沈公子不吭声了,抱着她不动。

    “我听人家说,家里孩子多,老人的寿命就会留的长,咱爸要是儿孙满堂了,他说不定能活过一百岁呢!”

    张宓仰起头:“还有公主那丫头没事就乱跑,生个孩子也能让她老实点。”

    “我就说说那小子,你就整出这么道理来!”沈公子哼了一声,“中午我要吃你做的螃蟹。”

    张宓这么多年,也就学会那么几个菜,而且还不是每次都能正常发挥,但是沈公子特别喜欢吃,只要是她做的,再难吃他都能吃完。

    沈公主并不知道她妈已经惦记着让她生宝宝了,被投喂后就往甲板上一趟,司马容亲了亲她看着她慢慢又睡着了。

    “睡着了也这么可爱……”他一脸痴汉的说,然后又亲了一下。

    游艇静静的停在港湾里,本来就是个好地方,所以快中午的时候,远远的就有小船开过来。

    “咦?已经有船了?”船上有人叫唤。

    “人家那是游艇,和咱们的船可不一样!”女人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听上去让人很舒服。

    小船已经靠近司马容的游艇,他从船舱里出来。因为太阳大,沈公主已经抱回船舱睡觉,关上门之后,声音都被隔绝在了外面。

    “你好!”小船的船头站着一个男人,他和司马容挥挥手,“我们是来钓鱼的,不影响你吧?”

    司马容看了看表,摇摇头,转身要进船舱的时候,一个女声叫住他。

    “你一个人吗?也是来海钓的?”

    司马容扭头,看到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孩,其中一个靠在船头男人的怀里,看上去应该是男女朋友。

    “这位先生,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这里适不适合海钓,我们想钓石斑鱼。”声音很温柔,和刚刚的女声不是一个人。

    是站着那两个人身后的女孩,一身淡蓝色的比基尼在碧海蓝天中非常漂亮养眼。长的也挺漂亮,皮肤白皙,很标准的美人。

    “柔柔,这个男人好帅啊!”郭巧巧压低声音,“而且他开游艇,很有钱。”

    董柔皱着眉:“那和咱们也没关系,你别搞事情。”

    “当着我的面说别的男人帅?”王瑞不满的掐了女朋友一下。

    郭巧巧谄媚的往他怀里钻了钻:“哎呀,我就是那么一说,帅的男人多了,我不也就看看嘛!”

    “人家都进去了。”王瑞抬了抬下巴。

    郭巧巧抬头一看,游艇上已经空无一人。

    “果然有钱人的脾气都很大!”她撇撇嘴,“好像我们要怎么他似的。”

    董柔笑了笑:“行了,我们租的船可是算时间的,赶快找地方钓鱼吧!”

    他们三个人是大学同学,郭巧巧和王瑞在学校就是恋人,两家环境都不错,算得上门当户对,去年毕业后就在一起工作,明年就要结婚了。

    “柔柔,你就不应该和我们来海钓,留在沙滩上艳遇多好啊!”郭巧巧把鱼竿架好,“多好的机会,万一有合适的,你就能脱单了。”

    相比这对情侣,董柔从小父母离异,她跟着母亲过,家里条件也还行,但是也帮不上她什么。毕业后靠自己的能力找到了工作,这次她是用年终奖金出来玩的。

    “你看刚刚那个,就不错!”郭巧巧碰了碰她,“你长的漂亮,身材又好,找个大款嫁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董柔白了她一眼,因为长的柔柔弱弱,这一眼看上去别有风情。

    “那你怎么不找个大款?”

    王瑞家里是开公司的,不过也就是个小公司。

    “我家王瑞对我多好啊!”郭巧巧笑嘻嘻的靠过来,“我没你漂亮,我可搞不定大款。”

    “你们俩再说下下去,鱼都被吓跑了。”王瑞把冰镇的饮料递过来,“我估计不好钓,等会我下水看看。”

    司马容在船舱里守着沈公主,他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只是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就很圆满了。胸口的那种满足感他无法形容,总之就是浑身顺畅就对了。

    “哎呀!”

    “啊!”

    外面时不时传来吵闹声,司马容皱了皱眉,看到沈公主没动,想必是睡的很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这一次,把沈公主吵醒了。

    “怎么了?”她猛的睁开眼,显然是被吓醒的。

    司马容搂着她顺顺毛:“没事,外面有人钓鱼。”

    “吓死我了……”沈公主打了个哈欠钻进他怀里。

    司马容低头亲了亲她:“还难受吗?”

    我这么难受是谁害的……沈公主翻了个白眼,“还困。”

    “那再睡一会。”

    外面又传来很大的声音,而且游艇突然晃动起来。

    “我出去看看。”

    司马容出了船舱,看到之前的女人想上游艇。

    “你在干什么?”他沉着声音问。

    董柔看见他后着急的道:“我朋友受了伤,我们的船又坏了,拜托你能不能送我们回岸上去?”

    刚刚王瑞下海去抓鱼,结果大腿在礁石上划伤了,很大一个口子,血不停的往外冒。船老板要开船时却发现船怎么也启动不了。

    “你们可以叫其他船来。”司马容看了眼躺在船上的男人,的确下半身都是血。

    郭巧巧抱着王瑞,吓得直哭。听到司马容的话立马不干了,冲他喊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要等船来还要很久,你明明就可以现在送我们回去!”

    “这位先生。”董柔哀求的看着司马容,“等船来接我们,我怕他就坚持不住了,求求你送我们回去吧!我们……我们会付船费的。”

    她知道人家肯定不在乎钱,但是此刻董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等一下。”司马容丢下句话,进了船舱。

    沈公主都听见了,见他进来赶紧说:“送他们回去吧,听着好像伤的很重啊!”

    “还行,瘸不了。”司马容凉凉的道。

    在他眼里,那点伤连伤都不算……

    “你别出去,我让他们留在甲板上。”司马容摸了摸她的头发。

    沈公主在他下巴上啃了一口:“我去洗个澡!”

    司马容想多亲几下,结果动作慢了一步,让人跑了。没亲到自然不开心,于是他沉着脸回到甲板上的时候,董柔以为他不会同意了。

    “上来可以,不过不能下船舱。”

    董柔马上道谢:“谢谢!谢谢!我们保证不进去。”

    不用指望司马容帮她们把王瑞搬上船了,幸好有船老板,他把人搬上来,还把租金退给她们。董柔这会也顾不上理他,刚安顿好王瑞,游艇就开了。

    “这下好了,这下好了!”郭巧巧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香槟想喝了一口。

    董柔拦住她:“别动人家的东西。”

    “切……”郭巧巧放下香槟,“我渴了嘛!”

    “忍着,游艇比船快,马上就到岸上了。”

    王瑞疼的脸色煞白,闭着眼睛靠着郭巧巧:“我们包里还有饮料……”

    “哎呀你别说话了!”郭巧巧心疼的给他擦了擦汗,“我不渴了,你渴不渴?”

    王瑞没说话,脑袋动了动。

    游艇的速度很快,但是他们毕竟离着海岸挺远,过了一会郭巧巧发现董柔表情不对劲。

    “你怎么了?”

    董柔摇了摇头:“没事。”

    又过了一会,郭巧巧碰了碰她:“你是不是想上厕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