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启禀公主将军要纳妾 > 119 速救轩辕瑞
    “速救轩辕瑞!”白逸尘直接对轩辕雁道。:亲,欢迎光临[YIъAΠzんū点.cōΜ]▲-八▲-八▲-读▲-书,.◇.o≧

    这一声,让僵持的李文之也松开了手。

    “他,他怎么了?”轩辕雁问道。

    白逸尘看向跑过来的上官凌云道:“快去准备。”

    “是。”

    上官凌云二话不说直接闪人。

    轩辕雁与李文之齐齐看了跑远的上官凌云一眼,都在诧异,上官凌云什么时候开始听白逸尘的差遣了。

    马车很快过来,轩辕雁也不再多问什么,时间紧迫直接上了马车,只是,李文之却没有上来,跟上来的竟然是白逸尘。

    她掀开马车帘向外面看去,只见骑马车的竟然是李文之,而上官凌云是坐在旁边的。

    “这里只有李文之的驾马车技术最好,所以你也不要多想。”白逸尘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轩辕雁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便坐了下来。

    片刻后,上官凌云竟然坐了进来。

    “那个,是驸马爷说外面太挤了,所以——”上官凌云的话只说了一半,便不说了。

    因为,不需要说下去,有些人就已经明白了。

    轩辕雁哦了一声,不用说,肯定是李文之让他进来看着白逸尘的。

    哎,李文之这心眼也太小了吧。

    白逸尘是谁,他可是自己的师傅啊,怎么会对自己怎么样呢,而且你就算是找理由也不要找这么烂的理由好不好,外面就算是并排坐上四个人都没有问题,两个人就嫌挤,这是骗鬼了吧。

    而轩辕雁不知道的是,李文之就是故意找这么一听就明白的理由说给白逸尘听的。

    他就是要白逸尘知道他很介意两人单独坐在马车里。

    白逸尘只是微微的笑了下,便自顾自的倒了杯茶,递给上官凌云,“喝口水吧。”

    “谢谢白师傅。”上官凌云不好拒绝只得接受。

    白逸尘又倒了一杯递给轩辕雁,“你也喝点。”

    “九儿不要的,我——”轩辕雁的话还未说完,白逸尘直接将杯子硬放到了她的手里,她不得不接了。

    白逸尘再次倒了杯水,自己开始喝了。

    “现在的情况很明朗,你三哥想要这皇位,而你父皇的意思是要将这江山交给你,师傅想问的是,你的意思呢?”白逸尘问得如此直接,让轩辕雁与上官凌云听了都是一惊。

    皇位,又是这该死的皇位。

    轩辕雁头大啊,她刚要开口,就见上官凌云道:“那个,等一下,属下出去看看其余人有没有跟上来。”

    上官凌云闪了。

    外马驾马车的李文之脸上一黑,他可是时刻听着马车里面的声音的。

    不过这会,里面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服,他不急才怪。

    上官凌云看着人都跟上来了,这会,直接飞身落到李文之的身旁,目光朝里面晃了晃,李文之立马伸手在他的肩上拍拍,进了马车。

    白逸尘等了一会,也没有听到轩辕雁的回答,这会,再次想问一下,就见李文之进来了。

    “九儿,说吧,夫君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李文之的声音里带着些不确定,还有,隐约的担心。

    见两个人都看向自己,轩辕雁想了下这才看向白逸尘道:“师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忘忧山庄的时候你曾经李文之说的话?”

    “是哪一句?”李文之一脸的疑惑。

    白逸尘却是笑了,“师傅当然记得,师傅明白了,九儿,师傅果然没有看错你!”

    “嗯,师傅,说说你的想法。”轩辕雁直接将李文之撇到一边,认真的说道。

    “好,那师傅就说了,现在皇城是进不去的,所以我们要乔装进去,然后,潜入皇宫里,找到你父皇,让他正式的说明你的想法,而且最好书面出具些东西表明你不想继承皇位的决心。”

    轩辕雁点了下头,“好,一切都听师傅的。”

    李文之几乎是插不上话,不过,这些都跟他的意见大致相同,所以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一路上,三人一路沉默。

    天黑之时,终于是赶到了皇城外的行宫里。

    在那里,于公公竟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一见到白逸尘带着轩辕雁他们过来,赶紧跑着迎上来。

    “你们可来了,明日午时,三王爷就要问斩了,皇上已经给了他最后的机会,他还是不肯松口。”于公公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第二天一大早,在于公公的带领下,轩辕雁与李文之顺利的混进了皇宫。

    御书房内,几日不见的轩辕宇此刻仿佛苍老了许多,面前堆了一堆的奏折,可是他一点看的意思都没有。

    他一直不想看到的事情,在一件一件的发生着。

    这样的皇上老爹让轩辕雁看着心疼,她更加的下定决心要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他。

    “进来吧。”轩辕宇的声音带了几分的嘶哑。

    轩辕雁脚步一顿,皇上老爹竟然知道自己来了。

    算了,她挺直了腰板,走了进去。

    “父皇。”

    “嗯,来了。”轩辕宇向她招了招手,“过来,让父皇看看。”

    轩辕雁站在原地,“父皇,九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了。”

    她说的其实是另一层的意思,可听到轩辕宇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种意思。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轩辕雁,“九儿,不管你长没长大,都是父皇的女儿。”

    “九儿知道,”轩辕雁说道,她回望了眼跪在御书心门外的李文之,看到他眼中的光芒,她笑了,然后重新看向皇上老爹,随即跪了下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轩辕宇不敢相信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轩辕雁。

    轩辕雁深吸了口气,她现在开了这口,她知道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自己与这皇位是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以前对于女皇帝威武神气之类的想法也止于此,不过,她愿意,为了外面的那个人,李文之,她嘴角弯了起来,重重的施了个礼,这才道:“父皇,九儿不想要这江山,请父皇不要再为九儿铺路了,九儿只希望能够跟李文之好好的过着日子,生儿育女,做一个普通幸福的女子。”

    “九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轩辕宇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里也含了深深的探究。

    轩辕雁点点头,“九儿明白,九儿不要这皇位,九儿,从来都不想要。”

    “朕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想要这江山,你得了江山,照样能够过普通幸福女子的生活,这两样并不矛盾,还是,父皇太依你了,导致你现在的无法无天?”轩辕宇的声音突然夹带了几许怒意。

    “父皇记得你十岁的时候说的话,你说想要这大离的江山,拥有无上的权力,拥有无数的美男——”

    “父皇,父皇你都说了那是九儿十岁时说的话,九儿现在长大了,九儿那只是儿时不懂事的话,九儿现在一点都不想要,九儿不想要父皇为了九儿而开了杀戒,三哥就算再不好,他都是您的儿子,父皇,九儿请父皇出具诏书,明确告诉他们,九儿不要这皇位。”

    “你不要,他们也会争夺的,瑞儿心气太高,他不适合做皇帝,奇儿太过冷,对什么事情都不冷不热,更不胜任,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要么喜欢医术,要么贪玩,要么就是偏武,只有你,只有你才具备一个王者所具有的一切。”轩辕宇说道,见女儿不说话,又开了口,“你以为父皇没有观察吗,但凡他们有一个能够胜任,父皇又怎么会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一个女子,九儿,父皇的苦心与为难你明白吗?”

    哎,看来是说不通了,轩辕雁无比头大。

    她不说了,因为说下去也是白说,她就这么的跪着。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携后宫众妃在外面跪着呢,请皇上三思。”

    “放肆,后宫既然干政,来人,将她们全部带回去,所有人全部禁足三日。”轩辕宇怒了,他大手一挥,背向轩辕雁。

    不用看,轩辕雁都知道皇上老爹此刻很生气。

    御书房内,瞬间寂静的连根针掉地都能听到,看来师傅说的那招不太管用啊。

    可,再过一个时辰,轩辕瑞就要问斩了,这杀戒一开,后面不管哪一方面,都不可能再恢复原有的平静。

    估计,那时候就真的要形成各个势力暗流了。

    到那时候,就算自己再怎么不愿意,也会被推上那个风浪口的。

    轩辕雁回头看向外面的李文之,此刻他正皱着眉。

    “父皇,到底怎么样,才能不动三哥?”

    “你还叫他三哥,呵,可他呢,却是在处处想要置你于死地,你知道吗,就在你成亲的时候,他就已经安排下很多杀手想要潜入你的府邸了,全部被父皇一早派出的人拦下来了,后面的每一天里,你与李文之在外面逛街的时候很开心吧,可是暗里已经有多少暗卫死去你知道吗?”轩辕宇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让轩辕雁的心沉了下去。

    她感觉现在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肩上的担子好重,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行,她不能让轩辕瑞因为自己而死。

    虽然这其实也是他自找的,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因自己而起的。

    她站了起来,看向轩辕宇道:“父皇,九儿先告退了。”

    “去吧,父皇也累了。”轩辕宇道。

    出了御书房,外面就剩下李文之了,白逸尘没有跟过来,中途便离开了,去找司徒拓他们了。

    行刑的地方是在宫门外行刑台处,这里处刑的人一般都是重罪之人,轩辕雁与李文之到达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人。

    要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轩辕瑞才会被带到这里来,他们现在来有些早了。

    “要不先回公主府?”李文之提议道。

    轩辕雁摇了摇头,“不用了,先在这里等着,一会见机行事。”

    她知道现在很多人已经对她有意见了,就在这一会,已经听到不少人在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

    “要不先去吃些东西?”一会后,李文之又道。

    这会,轩辕雁直接瞪向了他,“吃什么吃,一会三哥都要被处斩了,你还有心思吃。”

    “他那是自找的。”

    “你说什么呢,呀,这不是驸马爷与公主嘛,你们都过来看看,就是因为你们,三王爷要受这不白之冤马上要被处死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们简单是太过分了。”一个中年男子指着李文之不客气说道,他这一说,立马招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轩辕雁上前挡在李文之的面前,“你们说什么呢,这不关他的事情。”

    “是,是不关驸马的事情,但是,谁又知道呢,这大离的江山,谁不喜欢,为了权力,什么也不顾了。”

    “就是,就是,之前还以为公主是个仁义之人呢,没想到,哎,人不可貌相啊。”

    更多的人开始指指点点,轩辕雁突然感觉到很是无力啊。

    她做什么了,让他们怨念这么深,她的手下一紧,轩辕雁看向李文之,然后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看向远处,几个正在男子正在跟着众人胡说着些东西,她就算是再不明白,也是明白了。

    这明显的就是有人在重伤自己,想要自己失去民心。

    她本来也就没有在意这什么皇位,这会,直接是微笑着看着那几个人在说,竟然是一点都不生气。

    李文之握紧了她的手道:“夫人,要不要夫君去——”

    “不需要,让他们去说吧,反正我也对此无意,走吧,边走边说。”

    两人离开这是非之地,轩辕雁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散下去。

    “好了,想骂就骂吧,夫君不会介意的。”李文之看不下去了,直接道。

    轩辕雁听了他的话后,便开始指着一棵树骂道:“你丫的眼瞎,满口的胡说八道,你——”

    “哈哈——”李文之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声,额,太毛骨悚然了吧。

    轩辕雁回头,看着他在那笑,伸手一指道:“不许笑。”

    “好好,不笑。”

    李文之开始抹眼泪,确切的来说是假装的。

    “好啦,我现在一点也不生气了,师傅他们还没有过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来了。”白逸尘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轩辕雁立马扭头看过去,在看到一脸喜悦的唐飞时,顿时也笑了。

    “那个,飞飞,你——”

    唐飞挠了下头,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那个,飞飞现在是一个人。”

    “哦,不对啊,寒西他们呢?”轩辕雁看向他们身后,只看到司徒末,并没有看到司徒拓,“他们几个呢?”

    跟着一起来的白灵道:“司徒拓跟着寒西还有林婉柔一起离开了。”

    “那你也不是一个人,你跟林婉柔成过亲,就不再是一个人。”李文之直接点中要害。

    唐飞也不生气,直接走到轩辕雁的面前,围着她转了几圈,然后脸上一红,这才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飞飞已经跟林婉柔和离了,虽然只成亲一天,但是,还是走正常程序比较稳当,那天你们离开后,飞飞想了一个下午,飞飞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是什么?”李文之凑了过来,挡在轩辕雁的面前,隔开唐飞的视线。

    “就是,在飞飞的心中,还是久久比较重要,正好也成全了寒西他们。”

    李文之叹了口气,不过,有些话他还是要说清楚的,他看向唐飞,认真的说道:“飞飞,你看你都成全了小林他们了,你看看我与九儿呢,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其他的人,所以有的话,我不想说得太清楚,但希望你也能明白。”

    “嗯,当然明白,李文之你放心好了,飞飞现在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不能太强求,而且,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当然,如果能够得到的话,当然更好,像现在这种情况,飞飞就在一旁静静的守着。”

    轩辕雁点了下头,她看了下时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现在大家共同想办法如何将三哥的事情解决吧。”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都没有结果,因为怎么做都会惹怒轩辕宇,而惹怒他的结果会很严重。

    最后,白逸尘直接道:“这样吧,我们直接劫刑场。”

    “啊——”

    他的话招来一致的惊吓,但是,片刻后,同意的占了多数。

    轩辕雁看着意见统一下来便道:“那好,就这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

    午时很快要到了,几人迅速的换上统一的黑衣蒙上面,轩辕雁与李文之两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后都笑了,不过很快又都严肃起来。

    唐飞说什么也要跟轩辕雁他们一组,两人行变成了三个人,算了,李文之让步。

    这会,再争什么,吵什么已经是没有时间了。

    他们分开行动,很快抵达刑场。

    轩辕瑞由几个侍卫押着立在刑场中间,就等着时辰一到便行刑。

    除了轩辕奇一人,其余的王爷皇子没有一个来的,估计就目前这种形势也不敢来了。

    谁来,第一个便会被怀疑成是轩辕瑞的同谋。

    这会,整个刑场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

    轩辕奇一直是跪着的,他就静静的跪在轩辕瑞的面前。

    他的目光里满是悲痛,即将失去亲人的痛,还有怎么劝也劝不回头的无奈。

    “三弟,你再好好想想。”眼看着时间要到了,轩辕奇终于等不下去了。

    轩辕瑞冷笑着,直直的看向他,“我的好哥哥,你就好好的看着吧,看看她登基之后,将会如何对你们,哈哈。”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高呼一声,“拥戴三王爷。”的话后,好多人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声音越发的震耳了,这样下去,民愤被激起的话,是很难办的。

    于公公小跑着进了皇宫,其实轩辕宇过来也有一会了,这会,在纠结着要不要出去看看儿子的最后一面。

    这会见于公公跑过来,而且他也听到声音了,目光中顿时一再的下沉。

    “皇上,怎么办现在?”于公公焦急的说道。

    这样下去的话,惹得民愤不说,还会让公主失去民心。

    轩辕宇叹了口气,无奈道:“罢了,就让他们看看真正的轩辕瑞是什么样子的人吧。”

    “可是这样的话,就再也没有余地了。”于公公有些不忍,如果真的将三王爷这些年做的事情全部公布于众的话,那么,他不但是必死,还会遭到世人的唾弃。

    “去吧,要不然,这件事情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轩辕宇再次的叹了口气。

    于公公再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几箱东西。

    他清了下嗓子,挥了下手示意众人平静下来,“这样吧,现在就将三王爷此前——”

    “砰”的一声轻响,一块石头在于公公面前落地,而且还滚了又滚,于公公一瞧见那石头,心里立马大石放下,不过却也是配合着演了演,他拂袖直接往后退去,顺便表现得很害怕的样子。

    几乎是瞬间,几个黑衣人便落了下来,然后将围在轩辕瑞身边的侍卫全部打倒在地,拉起轩辕瑞便要走,只是,就在这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瞬间将黑衣人与轩辕瑞网在了里面。

    不远处的轩辕奇直接呆住,隐藏在手里的刚要现出的匕首在此刻赶紧收回,他紧张的看着面前挣扎在网里的几人。

    该死的,她第一次扮个黑衣人,想来个英雄救那啥的,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李文之用剑挥着身上的网子,尽量将轩辕雁护在身边,在看唐飞则是去解轩辕瑞手上的绳索,他气的一脚踹在唐飞的屁股上,在轩辕雁的眼里却是成了另一层意思。

    “喂,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对付唐飞?”

    “我什么时候对付他了,他这家伙有没有脑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管轩辕瑞,唐飞,你干嘛呢,赶紧把网子砍断。”李文之冲着唐飞小声的吼道,只是这一吼,立马让围观的人沸腾了。

    “唐飞是不是皇家铁骑里的那个唐大人啊?”

    “里面还有女的。”

    轩辕雁也没有心思听他们那些人在那废话,直接挥着手里的剑将身上的网绳砍断。

    轩辕瑞看着面前的人,又听到李文之的声音,还有轩辕雁的声音,还有李文之说的唐飞,他的眸子里全部是疑惑。

    “你,你们——”

    “嘘,别说话,我们赶紧齐心协力把网绳弄断脱身。”唐飞急切的说道。

    已经有很多侍卫在向这边涌来,唐飞更加的急了。

    等一下,那是——

    “上官凌云?”轩辕雁睁大了眼睛。

    李文之也看了过去。

    上官凌云带着一帮人过来,然后挥了下手,十几个人迅速的将网子一收,把四个人制住。

    “现在押入天牢,任何人不得探望。”于公公尖着嗓子喊道。

    上官凌云点了下头,然后直接从容的指挥着将几人押进了皇宫,直奔天牢而去。

    轩辕雁做梦也没有想到,上官凌云竟然是跟皇上老爹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刚才跟着他们走的时候,她还在侥幸上官凌云会不会半路就将他们放了,结果的结果是,他们齐齐的进了天牢。

    不过,比起她那次,死牢都进过了,天牢又算得了什么。

    大门砰的一声关起,彻底的将这里化成了安静。

    很快就成了死寂。

    轩辕雁与李文之,唐飞三个人关在一间,轩辕瑞被单独关在一间,不过两间却是面对面的,中间只隔着一条走道。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突然叫了一下,直接打破了这一室的死寂。

    “额,不好意思啊,中午没吃饭,饿了。”唐飞打哈哈道。

    轩辕雁白了他一眼,“都怪你,我也饿了。”

    李文之补刀,“刚才让你吃你不吃。”

    “还说我,都怪你,我说不吃,你就不带我去吃啦。”

    “你——”李文之直接被噎。

    轩辕瑞摸了下肚皮,“很不好意思,本王午饭吃了,而且,吃得很饱。”

    最后一顿嘛,他干嘛不吃。

    可是,当他看到轩辕雁气鼓鼓的把脸上的面巾给扯下时,还是有些震惊的。

    “为什么?”

    “啊——”轩辕雁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你跟我说话的吗?”

    “那你认为我会跟他们两个说话吗?”轩辕瑞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向轩辕雁。

    不过,语气里多少能听出来,他有一点的愉悦。

    也不知道是因为中午他吃饱了,面前的三个人没吃,还是——总之,他好像突然有些不那么冷了。

    轩辕雁叹了口气道:“其实呢,三哥,九儿真的一点都不想要那个皇位。”

    “别跟我说那个,我不想听。”轩辕瑞直接板了脸,原本稍微好一点的心情顿时消失无影无踪了,他冷下脸来,声音也越发的冷了,“你们不会是设计来跟我当说客的吧,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唐飞直接怒了,“喂,三王爷你有点良心好不好,我们家久久为了救你脑壳都想破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忘恩负义啊,早知道我们就不救你了。”

    “谁稀罕,那你们告诉我,现在我在哪里?”

    “天牢啊。”

    “那就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有成功,没有成功什么都是扯,等你们把本王救出去再说吧。”轩辕瑞说完直接闭了嘴,而且,还闭了眼睛。

    轩辕雁总算深刻的领会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意境了,她一连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来。

    李文之凑近道:“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有这时间我们不如多想想我们以后要几个宝宝好了。”

    “喂,李文之,你故意的吧。”唐飞不高兴了,他也凑了过来。

    “对,我就是故意的,我高兴怎么着,你咬我啊。”

    “好啊,咬就咬啊。”唐飞说着直接张口就在李文之的胳膊上咬了一口,看着李文之皱起的眉,这才满意的笑了。

    李文之伸手指了指他,然后一掌便向他拍过去。

    “呵,来啊,早就看你不爽了,反正都要死了,飞飞不介意多杀一个。”唐飞说着便真的动手了。

    轩辕雁本来还是笑着的,只是慢慢的她笑不出来了。

    牢房内瞬间变成了战场,这打得真够激烈的啊。

    她仰头看牢顶,却意外的看到牢顶上此刻正在动着。

    不,不是吧。

    她的眼睛花了,还是——

    “喂,喂,你们两个别打了,你们看这里。”轩辕雁叫道。

    只是李文之与唐飞已经打红了眼睛,此刻大有不把对方撂倒不罢手的意思。

    原本闭着眼睛的轩辕瑞也注意到了牢顶的不正常。

    不光是轩辕雁他们的,他的也在动。

    “喂,是真的,真的在动。”

    “哗哗——”声响起,两个牢房的牢顶都出现了个小洞口。

    从洞口,一二三四五的,掉下来一只又一只的不是老鼠是什么。

    轩辕瑞几乎是跳起来的,而那边除了轩辕雁整个人僵住不动处,李文之与唐飞两个人还在打着。

    只是,他们的肩上一人挂了一只。

    “竟然敢使用暗器,你——”唐飞叫着,然后指向李文之,“你肩上有——”

    “我肩上有什么,你肩上也——”

    两人齐齐的向自己的肩膀上看去,这一看,下一秒,两人瞬间大叫了起来,而且,开始呈手舞足蹈式。

    最后,两人竟然抱了起来,互相的指着对方,让对方帮忙把肩上的老鼠弄掉。

    而轩辕雁已经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描述她所看到的一切。

    轩辕瑞则是笑岔了气,指着李文之与唐飞道:“你们两个,哈哈,竟然怕老鼠,哈哈——”

    “你的肩膀上也有,三哥。”轩辕雁适时提醒道。

    下一秒,轩辕瑞的牢房内瞬间乱作了一团,其实是轩辕瑞一个人在乱,他上下跳着,而且,还不时的在地上翻滚着,要把肩上的老鼠给弄掉,只是,小家伙就像是长在他的肩膀上一样,就是不下来。

    最后,轩辕雁只得向外面大叫。

    叫了好一会,才看到有人进来。

    进来的人是上官凌云,他轻咳了一下,然后让几个侍卫进来帮忙抓老鼠。

    一时间,天牢内叫声连连,笑声也不断。

    御书房内,轩辕宇坐在龙椅上,看着面前跪着的几人。

    皇后上官怜儿,轩辕奇,李渊,还有韩野,甚至韩丞相也在列,全部跪在了他的面前。

    “请皇上三思啊。”韩丞相小心的谏言道。

    他的话落,轩辕奇又开了口,“请父皇看在母后与儿臣的份上,饶了三弟吧。”

    轩辕宇叹了口气,目光在李渊的脸上划过,“他们是为轩辕瑞的事情来的,你是为什么?”

    “回,回皇上的话,臣是为了——”李渊在轩辕宇面前晃了这么多年,听到轩辕宇这一句话后,自然是知道了到现在为止轩辕宇还不知道唐飞他们三个人被抓进天牢的事情,可是轩辕宇的脾气他也是知道的,这会,他不得不说了,“臣是因为公主与驸马还有唐大人被抓进天牢的事情而来的。”

    李渊的话让轩辕宇眉毛一挑,下一秒他立即站了起来,一拍御案道:“胡闹,这几个混帐。”

    “皇上息怒。”众人齐开口道。

    轩辕宇气得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他指着李渊道:“你怎么看好他们。”

    “臣——”他怎么看啊,不要说公主他看不住,就连自己的儿子他也看不住啊,人家现在都不小孩子了,他怎么看啊。

    上官怜儿就是到了此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轩辕雁他们竟然去救人了,而且还被抓了。

    “气死朕了。”轩辕宇背着手在御书房内来回的踱着。

    守在一旁的于公公立马上前,适时开口道:“皇上,容奴才多嘴,其实这也并不是件坏事。”

    “哦,说来听听。”

    于公公双手交握于前,开始他的分析,“皇上您看,现在外面因为三王爷的事情多少有些对公主心生怨念,可是经过这件事情,说明公主与三王爷之间很是要好,外面的说法不会再有,而且,现在他们都在天牢内,少不了一些接触,说不定会有不可料想的结果。”

    “瑞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下心中的芥蒂跟九儿和好?”轩辕宇对此不抱希望,他心里越发的急了。

    “皇上,公主是个有担当的人,而且三王爷其实也是,他只是一时想不通而已,不如让他们一起多接触接触,说不定,就有奇迹发生呢。”

    韩野一听立马也附和道:“就是,皇上,您不知道,公主在外面的几年里可是收了不少人的心,公主身上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影响力,谁跟她在一起时间长了都会喜欢她的。”

    “啊,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李渊立马道,不过,下面的话,他深深的咽了下去,因为他知道此刻不是他们两个吵架斗嘴的时候,稍不注意,惹毛了面前这位可是麻烦的。

    “好了,李渊你那个小心眼,说你什么好,韩野多大岁数了,怎么会喜欢九儿,不对,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

    “臣——错了。”李渊不得不服软啊,这会,他要是硬起来,那就是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或者说是在拿他整个家族人的性命在开玩笑,这个玩笑可是开不起的。

    轩辕宇无比头疼的继续踱着步子,突然他又停了下来,招着李渊上前,“不如,你带他们去边境晃晃?”

    “这——”

    “可以啊,让三王爷去吃吃苦头看看战争之清苦也好。”

    韩丞相摇了摇头,“臣认为这样不太好,边境三王爷去过不少次了,那样没有什么作用。”

    “那你们说怎么办?”轩辕宇怒了。

    上官怜儿想了下,“臣妾听说公主之前就是因为去了那个叫什么风火寨的地方后成长起来的,不如——”

    “这个主意不错,风火寨,对的,就是那里。”轩辕宇立马拍了拍桌子道。

    李渊又道:“只是风火寨上次好像被解散了。”

    “那就重建,当然那些害人的勾当不能再做,这样一来,正好让他们兄妹多接触接触,而且那里条件很是艰苦,说不定真的会让瑞儿有所改观,就这么定了,去传司徒拓过来。”

    “司徒拓跟着寒门主他们离开了。”

    “什么,他们,还有谁?朕怎么不知道。”轩辕宇反问道。

    李渊腹诽,你要是知道才怪,要是知道了,还能让他们离开?

    “唐飞与寒衣已经和离,成全了她与寒西,这不寒西身体太差,所以司徒拓就跟着一起了。”韩野回答道,他的目光在李渊的脸上划过,嘴角弯了弯。

    想到唐飞与寒衣之间,轩辕宇叹了口气,摆了下手,“那就去把司徒拓叫回来。”

    于公公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天牢内,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几人的心里都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轩辕雁他们三个是因为饿的,而轩辕瑞则是因为看不懂这个妹妹所以不平静了。

    “哎,现在要是能有口饭吃就好了,哪怕是大白米饭也成。”轩辕雁开始幻想着。

    唐飞凑过来也跟着一起,他学着轩辕雁托着腮,然后喃喃道:“现在就是给一个红薯也是好了,飞飞好饿啊。”

    李文之直接是无语的看着两人,其实他也很饿,那时候跟轩辕雁说的要不要去吃东西的时候,他就是因为饿了才说了,这下好了,谁都没东西吃了。

    他看向唐飞,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拍了拍他道:“喂,上官凌云不是你的兄弟嘛,你让他给我们弄些吃的不就行了。”

    “他啊,算了吧,没看到,人家现在是唯皇上之命是从的人,要不然,前面他就会放了我们的,哪里会直接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你啊,就忍着吧。”

    “哎,好饿啊。”轩辕雁感觉自己快要没力气了。

    她看向对面,轩辕瑞正在看着自己,她眨巴了下眼睛,然后,直接扭过头看向别处。

    “是不是后悔了?”轩辕瑞的声音起。

    轩辕雁又看过去,本来想骂他两句,可是,却没有,只是平静的说道:“我轩辕雁做事虽然有些冲动,但我从来不做自己后悔的事情,既然做了就不会后悔,哪怕共赴刑场。”

    “哦,没想到你这么够义气啊,只是,你骗不了我的,因为我不会相信你的。”

    “随你好了,我从来也没有指望你会相信我,我只做我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所以不需要你信不信。”轩辕雁说完,直接不再看他。

    “咕噜——”一声,完了,轩辕雁的肚子也开始叫了,她揉了揉肚子,正要骂人的时候,就见上官凌云来了。

    上官凌云带了食盒,然后开了牢门进来,把食盒入下,又放了个水袋便走到了出去。

    “哼,叛徒。”唐飞骂道,他别过脸,不吃也不喝。

    李文之冲他竖了个大拇指,“有骨气,九儿,我们吃。”

    轩辕雁点头,“好的,飞飞看好你。”

    “你,你们——”唐飞快气死,他背过身去,听着身后两人发出吃东西的声音,肚子越发的饿了。

    在骨气与挨饿之间他纠结着。

    “啊,快吃完了,还剩下一个馒头,九儿给你吧。”

    唐飞仰天望天,这两人,他嘴一撇,欲哭无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