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 > 439.439【暗恋十年】我没妈
    老陈脸色稍稍变了变,半天才道,“笑笑,那是你妈妈。Yì~ΒǎΠ~ZHU点扛木”

    “我没妈!”

    陈悠悠咆哮道,“二十多年她没管过我,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是什么意思?我碍着她了?我的人生本来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她要出现!你知道上次宴会上,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怎么说我吗?他说我没教养,她从骨子里就看不起我,她从来就没想过认我,如果不是我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的世界,她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陈悠悠说着,眼泪唰唰往下掉撄。

    “她有一个儿子,比我小七八岁,你不知道她有多疼他,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孩子,却连一点儿都吝啬分给我,她都不要我了,为什么你还要跟她联系,你是我爸吗!”

    “笑笑……偿”

    老陈有些被吓到了,他没想到这孩子会这么抗拒,而且,这语气,分明是已经见过赵悠然。

    难道赵悠然跟她说了?

    看样子,不只是说了这么简单。

    “笑笑,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陈压着声音,低声问道,“你见过你母亲了?”

    陈悠悠平静道,“她不是我母亲,她只是一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陈悠悠勾了一下唇角,说,“爸,您知道为什么林家会选我做林君曜的妻子吗?”

    老陈一愣,怔怔的看着她。

    陈悠悠轻薄一笑,“因为我是赵悠然的女儿,如果不熟这层身份,人家怎么看得上我。”

    “明明我跟她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为什么我所有的一切非要仰仗着她才能得到?”

    老陈白了脸,他开始明白为什么赵悠然总是提醒他,让笑笑跟林君曜走远点。

    他竟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都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

    “笑笑!”

    陈悠悠不再说话,转身回了房间。

    老陈像是被抽干了力气,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道,“难道我一直都做错了?”

    “老陈,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笑笑就是气急了,说话没个轻重,她心里一直都敬重你。”

    老陈摆摆手,拿过电话回拨了赵悠然的手机。

    医院发生的事,赵悠然已经彻底知晓,她已经让人去找陈悠悠,但是没有一点消息,这才联系了老陈。

    电话一接通,赵悠然就急切道,“笑笑是不是回你那儿了?”

    老陈抹了一把脸,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悠然一窒,抿着唇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现在想知道笑笑怎么样。”

    “那我再问你,为什么你一直不愿意笑笑跟林君曜在一起?”

    赵悠然抿紧嘴唇,没说话。

    “因为你知道林家就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跟笑笑订婚的是不是?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一早跟笑笑说?”

    认识这么多年来,老陈这是第一次冲她吼,即便当初离婚的时候,也没有这样。

    赵悠然愣了一下,半天才道,“我不能认她,宋家的关系已经够复杂了,我不能让她也牵扯进来。”

    “那你为什么你跟我说清楚!”

    老陈咬牙道,“如果我一早知道陈家是因为这个原因接近笑笑,我怎么会让笑笑跟林君曜好?”

    赵悠然抿着唇,“我怕你会不小心说漏了嘴,笑笑那么聪明,她肯定什么都能猜到。”

    “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原因,你让女儿这么被人玩弄?”

    老陈气得胸口都在疼,“这么多年,无论笑笑怎么怨你,我都在她旁边为你说好话,我说你有不得已的原因,你有你的苦衷,可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在她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上,使劲插了一刀,又撒了把盐!”

    “我……”

    “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笑笑说得对,这么多年,你都没出现,现在又何必出现?她已经不需要你了,我请求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的人生,离她越远越好。”

    挂了电话,老陈捂着胸口,终于受不住,整个人昏了过去。

    常婉吓坏了,一边叫着陈悠悠的名字,一边手忙脚乱的打电话叫救护车。

    陈悠悠出来瞧见这场景,吓傻了。

    抖着嘴,哑声道,“常,常阿姨,我爸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

    常婉镇定道,“不是,孩子,你快去叫人,咱先把你爸背出胡同。”

    常婉使劲儿的按着老陈的人中,脸色却一片惨白。

    陈悠悠哭着朝外跑,门一开,差点被门口的一个东西绊倒。

    秦峥驰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忙道,“笑笑,你怎么了?”

    陈悠悠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拉着秦峥驰的胳膊,哭道,“秦峥驰,我爸昏倒了……”

    秦峥驰赶紧安慰道,“别哭,咱先把人送医院。”

    他将车钥匙丢给陈悠悠。

    “我车在胡同外面,你去调转一下车头,我进去背人。”

    陈悠悠慌张的点着头,拿着钥匙,就往外跑。

    十几分钟后。

    三个人慌里慌张将人送去了县医院。

    陈悠悠站在抢救室门口,刷刷的掉眼泪。

    常婉脸色也很白,这个时候,她自己情绪都没有办法稳定,更不用说去安慰陈悠悠了。

    秦峥驰在一旁看着陈悠悠这模样,只觉得心疼无比。

    他上前拉住陈悠悠的手,低声道,“你烧还没退,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伯父肯定不会有事的。”

    陈悠悠摇着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冲他发脾气,这根本就不关他的事,都是我……”

    秦峥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索性将人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遍一遍,像是催眠一样说,“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才灭了。

    医生一出来,陈悠悠就追上去,急切道,“医生,我爸他怎么样了?”

    “没事,一时怒急攻心,多休息休息就好,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留院观察一天。”

    陈悠悠松了口气,脚步都有点站不稳。

    秦峥驰赶紧扶住她,扭头问医生,“那我们现在能进去看他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能让病人的情绪太过波动。”

    秦峥驰一愣,有点不自然的松开陈悠悠,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跟伯母进去看吧,我去楼下看看,弄点吃……”

    他话还没说完,陈悠悠已经进去了。

    秦峥驰讪讪的收回手,虽然有点卸磨杀驴的感觉,不过,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他抖擞精神,下楼去买食物去了。

    “爸?”

    陈悠悠小声唤老陈,连着唤了好几次,老陈终于睁开了眼睛。

    对着天花板愣了一会儿,才道,“我怎么在医院?”

    陈悠悠哽咽道,“爸,对不起,我不该冲您发脾气。”

    老陈叹了口气,摸着陈悠悠的头发,低声道,“不关你的事,孩子,我是恨自己无能,没有早点知道你受得这些罪,是爸对不起你才是。”

    “没有,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陈悠悠轻轻地哽咽,“对不起,对不起……”

    常婉抹了抹眼泪,扭头道,“我出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话音刚落,秦峥驰已经拎着东西站到了门口,他脸上露出一个憨厚的笑,举了举手里的袋子。

    “常阿姨,我已经帮您买好了。”

    老陈……

    秦峥驰慌张道,“伯父,您别生气呀,我把吃的给您就走,千万别生气。”

    说着,飞快的将东西塞进常婉手里,一溜烟儿跑了。

    老陈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笑笑,你怎么跟他一块儿回来了?你们俩该不会是又好了吧?”

    陈悠悠动作僵了僵,垂着眼帘没说话。()